库卡首席执行官再爆离职,十年换五帅,库卡怎么了?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9-07-08 09:30

日前,据可靠消息,k8凯发国际娱乐库卡中国的首席执行官王江兵即将离职,下任中国区负责人可能为斯凯孚的SKF轴承王辉。相比于同处四大家的发那科、安川、ABB,库卡在近十年中国的换帅稍显频繁。

十年,库卡换了五任CEO,从16年8月至今,库卡发生收购事件已经过去约3年,三年之间,库卡中国公司即将迎来第三任首席执行官,算算时间,一年一位,映照着这三年库卡在中国市场业绩的不断下跌,中国机器人市场蛋糕被更进一步切开,再回想美的开始收购之前,库卡全面进入中国市场时立下“在2020年之前,成为中国机器人制造的第一名”的雄心壮志,其间宛若天堑。

从库卡的这几任中国CEO背景以及事迹来看,库卡的几任CEO能力并不弱,所做出的决策如今看来,也极具战略意义。但库卡到底是如何一步步在中国地区折戟沉沙,其间,美的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又对库卡的战略起到了什么样的影响,本文深度揭秘了库卡这几任中国区的CEO,以及库卡这些年来变动频频的真实原因。

文志贤,库卡第四任中国区的首席执行官,也是库卡机器人第一任首席执行官。随着1986年,库卡进入中国,2012年10月12日在中国投资建厂,库卡机器人中国区的市场逐渐起步,文志贤曾屡屡出席公开活动,其参与过库卡在上海的工厂落地等活动,库卡在之前落地的世界第二大的工厂,主要负责库卡机器人在亚洲区域的制造、营销及销售,同时开发基于机器人的自动化解决方案。

由于中国及亚洲市场对自动化方案的不断增长的需求,库卡在国内的市场布局逐渐延伸,可以说是库卡机器人在中国区最早的奠基人之一,也是使得库卡早期在中国区的业务,远高于其他机器人企业的重要因素。

2.2.jpg

(库卡领导人:右一(Alwin)、右二(TillReuter)、左二(文志贤)、左一(邹涛))

第二任CEO,孔兵,一个业界知名的大佬。2016年5月18日,美的公布收购要约意向,2016年6月2日,为ABB服务近15年作为机器人行业的元老级人物,德国机器人公司库卡中国区CEO孔兵离职,其于2013年9月加入库卡,距上任不到3年。

说起孔兵,业界褒贬不一,但无疑他为当时库卡的中国区市场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孔兵曾在汽车制造厂负责过不同的技术岗位,随后加入ABB机器人业务单元,由一名普通的现场工程师成长为ABB机器人售后服务部经理,并重新组建了服务部体系,在短短时间内使得人员和业务量增长翻倍。

随后,孔兵被公司派往海外新兴市场进行业务扩展,当地的机器人市场届时还只是在萌芽时期,孔兵以在当地组建了一个涵盖方案设计、销售、市场推广、售后服务和维修等部门的优秀机器人团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受到当地媒体的极大关注。由于其出色的业绩,后被任命为ABB离散自动化与运动控制和低压电气两个事业部总经理兼分公司总经理。随后担任ABB中国励磁系统部总经理及ABB机器人业务单元机器人系统部总经理。

2013年,孔兵正式加入KUKA,成为库卡机器人(上海)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次年2014年3月11日,KUKA座落在上海松江的亚洲新工厂举行了盛大的开幕典礼,这也是KUKA在全球第一家生产机器人的海外工厂,成为KUKA在中国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孔兵加入KUKA以后,工厂产能节节攀升,团队建设也更加完善,公司业务有了大幅提升。他认为,一直以来汽车行业都是库卡的强项,这和企业的历史不无关系。

1956年,库卡实现焊接设备机械化,就向大众汽车提供第一条多点自动焊接生产线,鉴于汽车工业对高性能、高可靠性的需求,库卡经历了17年的不断探索与创新,库卡机器人一直在德国乃至欧洲汽车行业的市场占有率名列前茅,在长期的市场合作中,因为其可靠性和保密性数据,大众、通用、克莱斯勒、福特、保时捷、宝马、奥迪、奔驰、法拉利...城市间这些流动的色彩中有一半以上均出自于库卡机器人的匠心独造。

但中国的汽车行业有很多特殊性,除了传统的德系OEM车厂家,还有大量的合资汽车企业,以及本地自主品牌,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在核心零件数据以及关键产线数据,库卡中国的市场并不好切入。

2.4.jpg

孔兵所做的就是在传统的汽车工业里面加强,另外推进拓展出去,特别像在电子、机床自动化、汽车零部件领域,除了利用库卡长期以来在汽车领域的市场信誉继续保持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之外,孔兵还大力开拓一般工业客户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例如,白家电、电子行业和消费品行业等,使得2016年销售量和市场份额都有显著提升。

不过,系统集成领域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中国机器人产业链中最赚钱的一环,也吸引了众多国产的探路者涌入。在目前中国上千家的工业机器人企业当中,可以看到九成左右的涉及系统集成业务。

孔兵很早发现了这一端倪,他提出对KUKA的整体定位和企业的愿景应该是使机器人成为人类在生产中的智能化好帮手,使中小企业也都能够经济实惠地使用机器人,人与机器人携手合作,通过能力互补成为理想的工作伙伴,讲明白说就是低成本拿下中小企业市场,但这一切在美的强势收购库卡以及经历中国区的市场变局后,成为了镜花水月。收购后,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

收购,到底对库卡带来了什么?

说起收购,美的这件大事每次都会被老生常谈,但其中很多问题,已经预示了库卡的未来。

早在2015年,美的就已经开始不断在二级市场上悄悄吸纳库卡的股份,在公开报道中,美的曾经披露了增持的过程,美的首次入股库卡是在2015年年8月是5.43%,第二次是2016年2月10.2%,第三次是13.5%,每一次都是在数个月的时间里完成的,通过收购迅速达到了第二股东的位置,到2017年1月6日就彻底完成交易。但其实在2011年3月,库卡机器人(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之初,就已经可以看到美的的影子。

2.5.png

由于库卡对德国有很强的战略地位,这家公司可以说是德国工业技术的未来,所以德国政界甚至欧盟委员会在这个收购开始的阶段都有很强的反对声音。首先是来自欧盟官员的流言蜚语,欧盟数字经济委员会就曾经公开表示,“库卡是对欧洲工业数字化未来具有战略意义的一家成功企业。”言下之意,应该让库卡将其关键技术留在欧洲。

接着是德国经济部长呼吁库卡的股东拒绝向美的集团出售股份,即使要卖也应该卖给德国的其他企业。他公开点名西门子、大众等,希望他们能够组成联盟对抗美的提出的收购。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以及安抚库卡的最大客户群汽车生产商们,针对汽车厂商的担忧,当时妥协的办法很简单:投资者双方额外签署一个保护条款,不允许美的触碰库卡的客户数据,库卡保留独立管理权,这个保护条款有效期到2023年!还是为了照顾到国家政治因素,管理层的顾虑,员工的想法,于是美的做出了很大的妥协,希望通过财务投资寻求未来合作的可能。

但库卡集团作为一家全球化非常好的公司,本身虽然有库卡柔性和库卡工业机器人等系统公司,但其被人熟知还是因为他的机器人本体业务公司,该业务单元主要以库卡机器人本体销售为主,而技术和数据则更多是在库卡的另外板块,例如库卡德国总部的工厂则只负责生产机器人,控制台生产线放在了匈牙利。2017年1月6日,美的集团正式以37亿欧元(约合292亿人民币)的价格完成了对于库卡机器人(KUKA)94.55%股份的收购,到底买得到是不是真正美的或者说资方想要的,我们也不得而知。

被美的收购后的下一步:更柔性、更智能?

但是在收购之后,对于产品的一大系列决策,却让库卡真正开始改变。

当时,2016年6月2日孔兵离职后,在2016年11月01日的工博会上,KUKA才迎来了在中国的新任掌门人——库卡机器人(上海)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Andy文启明。

2.7.jpg

在加入KUKA之前,文启明在自动化和电子行业已经有着超过二十年的企业管理和业务拓展经验,曾先后就任西门子物流与装配系统有限公司中国区总经理、西门子电子装配系统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以及三星Techwin副总裁兼总经理。其在任期间,美的完成了对于库卡的收购,同时进一步增加了库卡的生产工厂。

库卡在中国有三大工业机器人制造工厂,其中包括上海松江一期工厂(2013年投建)、同在上海松江的第二期厂房(2017年1月投建)、以及位于广东顺德的机器人产业基地(2017年3月投建)。

在出任库卡机器人中国CEO前,文启明从2014年开始担任三星商业设备SMT事业部总经理一职。而2008年起,文启明曾出任西门子电子装备系统有限公司中国CEO。从他的经历来看,文启明在半导体和电子设备方面具有丰富经验,但是完全没有“机器制造”的背景,因此可以说是机器人行业的“局外人”。库卡聘请这样一个“局外人”作为新CEO,意味深长。这或许也预示着在被美的收购后,库卡的战略可能发生全面的转型。

2.8.jpg

(文启明)

美的集团宣布与库卡在中国成立3家合资公司,分别发展工业机器人、医疗机器人和物流机器人业务,同时双方合资公司在中国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建立新的机器人生产基地。不过合资公司成立后,库卡的财务报表上没有更多体现出中国市场的业绩增长。

上海二期厂房与顺德厂房都2017年第三、第四季度前完工并投入生产。上海一期工厂每年可生产5000台机器人,二期工厂能生产2万5千台机器人。而库卡在顺德的新工厂则将达到更高产能——到2024年,顺德工厂每年可以和销售近7.5万台机器人(包括AGV类)。也就是说,到了2024年,库卡在中国境内的年度总产量将超过10万台机器人,但这些产能,完全没有最后合理铺设到市场上。

而美的收购完成后,也随之加大在华研发投入,包括对应用和机器人本体的研发,对外称为了更好地满足中国市场及中国客户对工业自动化的需求。其中,为了满足珠三角这类传统劳动密集型3C和电子行业,2017年3月的顺德工厂正是瞄准着这一方面所进行的战略布局。

顺德工厂不仅会生产库卡著名的六轴机器人,还设立了研发部门,研究生产反应更快、更轻便、更适宜电子装配行业的四轴机器人,对此,文启明这样说道,“我们的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成为中国机器人制造的第一名,营收达到45亿欧元。”而这第一名,相信也不止是汽车行业的第一名,而这与库卡的大方向以及优势,一开始就是大相径庭的。

库卡的产品与优势

说起库卡的产品,很多人有话说。同样是欧洲企业,KUKA的产品给人的直接感受远比ABB带给人的感觉要强,KUKA早期的产品给人的感觉远比ABB要现代活泼很多。很多人这样比喻,如果ABB可以当做是国企里按部就班的高级工程师,那KUKA就是新鲜思想迸发的互联网PM,追新、时尚是KUKA的标签。

KUKA是四大家族中最软的机器人厂商,控制系统KRC4同样使用了基于X86的硬件平台,运行VxWorks+Windows系统,可以说把能软件化的功能全部用软件来实现了。例如Servo,Control,SafetyController,SoftPLC等等。据使用者评论,他们示教器的思想方式与ABB不同,KRC4人机交互界面运行在主控制器上,示教器使用远程桌面登陆MianController来访问HMI,同时使用EtherCATFSoE传输安全信号,减少接线和安全配件,可以提高可靠性。

同时用软件来实现硬件功能可以减少原件数量,提升系统灵活性并降低成本,KUKA在工业机器人这个行当也闯过了40多年,该有的积累一个不少,工艺包照样提供了一大堆,常见应有一个不缺。同时,库卡在工业机器人中的技术也不可小觑。根据库卡机器人公司公开的数据,其在全球拥有超过4000项的相关专利技术,其中约有150项专利在中、美、日、欧、韩五地通用。

2.11.jpg

库卡此前在国内销售的优势,很多人总结在于它的二次开发做的好。就是一个完全没有技术基础的小白,甚至文化水平只是初等的学生用库卡的软件,一天之内就可以上手操作;在人机界面上,为了迎合中国人的习惯,库卡做得很简单,就像玩游戏机一样好用,相比较之下,日系品牌的机器人的控制系统键盘很多,操作略显复杂。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库卡在重负载机器人领域做的比较好,在120KG以上的机器人中,库卡和ABB的市场占有量居多,而在重载的400KG和600KG的机器人中,库卡的销量是最多的。但美的收购之后,盲目的产线调整,或许让库卡的生产线也开始迷茫。

但2017年初,库卡发布了被美的收购后的首份财报显示,2017年库卡营收预计为35亿欧元,较去年同期增长约27%。其中中国市场占比约为20%,销售额约为6亿欧元。而根据财报显示,2017年,库卡机器人应用领域在汽车分类的占比从2016年的46.4%下降至35.4%,一般工业领域占比从36.6%上升至45.3%,物流、医疗等服务领域则占比从17.0%上升至19.3%。

而在2017年,库卡在全球有超过1万4千多名员工,在全球40个国家有分公司。这时的库卡不单是一个机器人生产公司,而是一个提供整体生产解决方案的企业,在世界范围,董事会认为,简单的纯机器人重复劳动已经不足以满足工业4.0的需求了,大批量生产所造就的浪费与无法定制化问题推动整个机器人行业朝着柔性生产、智能化生产的方向发展。

因此,2017年初收购完成后,德系车企的项目库卡开始一律不接,专注小型机器人,而最为关键的是,库卡机器人本体是不赚钱的业务,给德企的集成项目才是其利润的大头,小型机器人包括协作型机器人市场都不成熟,属于大量烧钱阶段。后续SCARA和DELTA想要迅速杀入一般工业市场,却也一直低迷。

库卡想通过国内市场的打开,来流转赢利,但从国内当前机器人市场来看,虽然汽车集成库卡还是有优势,但是竞争在增加,不仅有其他外资的强大攻势,并且有国产品牌的追赶,当然,目前国内品牌距离高质量产品还有很远的距离,但就像当年的机床行业一样,势必会强势冲击库卡类公司的业务,作为一家主要以机器人本体销售为主的公司,势必需要考虑未来的发展。

因此,在2017年,在美的干预下,库卡将朝着人机协作领域全面加大投入,增强人和机器的互动能力,并逐渐赋予机器人移动的能力、感知的能力,以朝着智能制造生产发展。这一战略方向从此就未曾变过。

2019年3月的AWE上,美的也推出了“人机新时代战略”,首次亮相的美的机器人公司总经理OlafGehrels在会上更是表示,美的目前拥有2000台制造机器人,在未来五年内将引入5000台新制造机器人,并且将会加大人机协作机器人的比重。同时KUKA机器人在中国市场上动作频频,除了在产能方面的规划部署,也在打开合作共赢的架势。其中与华为的合作也广受关注,双方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但这一切仍然不是美的想要的,美的这家企业收购库卡,对于独立经营和盈利,或许不那么在乎。那为什么美的要收购这家企业?

美的收购的决策来源——补足产业链

回到美的,从外界资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美的是从一家作坊成长起来的500强跨国企业,也是中国13亿市场带来的传奇。最早成立于1968年,1968年到1981年间美的只能用作坊来形容,1981年推出了第一个真正的产品——电风扇。在1980年代到1990年代主要沿着家电产品做了很多发展,2007年之后,美的开始较大幅度的走向了海外。

2007年之前其主要以出口贸易型业务拓展全球的市场,2007年,在越南设立“研工产销一体化”的企业,真正把生产和经营,资产配置放到全球。再到2015年,美的第一次以1380多亿的年营收进入全球财富500强,可以说从1981年一个风扇开始,单一的市场,单一的产品发展成多产品,多市场的跨国企业集团。

2.14.jpg

除了提到的消费电器跟暖通空调,美的沿着产业链在纵、深两个层面在展开布局,在工业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领域里面,美的同样是仍然希望继续沿着这样的路径,希望努力拓展包括运动控制器、编码器、驱动器等最核心的零部件。所以这样的一张简单的图,美的的产业框架已经简单的展现在大家面前,美的希望自己未来在消费电器,暖通空调,以及自动化整个大的产业方面能够形成美的自己的产业组合。

而美的集团收购库卡机器人公司,除了看好工业机器人市场之外,与美的集团自身产业也有着很大的关系。作为国内的家电巨头,多元化发展的美的集团在营收规模上已经超越了格力与海尔,而其自身的家电生产,实际上此前也是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而近些年来,美的集团的各个车间已经开始大规模应用各自工业机器人。一份数据也可以看出来,在美的集团的空调事业部,随着营收的增长200亿元,工人的数量却减少了2万多人,这其实也就是得益于工业机器人的应用。

而库卡中国销售额下降,很大程度上是丧失了作为竞争对手的客户。有一家在中国的国际家电制造商,减少了库卡的采购量。这家公司的一位高管解释说:“美的的收购毫无战略意义,我们不可能从最具威胁的竞争对手美的那里买机器人。

”在其它领域对于机器人的采购订单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对于中国顺德美的管理层来说,他们缺少一样东西——那就是对应的工业机器人以及系统集成的用户网络!美的成了库卡最大的客户,而也许当初的收购本身就是为了美的集团本身去服务,转而再进一步扩大国内市场,这一切的决策来源都不得而知,但或许已经可见端倪。

2.15.jpg

同时,库卡的业务方向以及产品重心也在逐渐偏移,以美的为模板的解决方案,或许按照这个路线,美的这家企业能带来新的惊喜。文启明曾在2017年11月在接受采访时曾这样阐述道:“如今,我们已从一家机器人制造企业转变成为全球客户提供自动化解决方案的企业。以往客户只是向KUKA购买机器人,自行进行整合,或由系统公司提供解决方案。未来,KUKA会与现有的系统伙伴合作,共同开发,在应用方面给客户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目前KUKA的ready2_use应用包已经相继推出,可满足汽车、塑料、电子、弧焊、涂装等多种行业的需求;另外,在工业4.0架构方面,KUKA也推出了KUKAConnect,可以直接连接机器人及机器人应用单元,实现及时的数据采集、分析。监控机器的状况,降低故障率,预测今后会发生的故障,增加客户的产能,建立和优化属于客户自己的智能生产系统。这些对智能工厂应用、工业4.0是非常重要的。"2018年07月13文启明离任CEO,相对而言,文启明这一任期平稳却短暂,但这期间,库卡由内到外的变革已经发生。

2018年8月,库卡中国CEO由原库卡系统中国区总经理王江兵接任,在2014年担任KUKA系统中国CEO职务之前,王江兵在制造企业有着近20年的工作经历,先后担任西门子公司部门经理、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德国科隆测量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德国格雷斯海姆公司中国区经理,可谓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制造业“老将”。

他曾提出,KUKA实现本地化研发方面的助力,进一步加大在华的研发投入。他认为“国际企业到中国来有三个阶段:首先是globalforlocal,国外的东西拿到中国来,不改不变就在中国卖;第二个阶段是localforlocal,中国研发,服务中国客户;最后是localforglobal,中国研发,服务全球客户。KUKA现在是localforlocal的实质性推进阶段。”

库卡再变动,一切又成迷局

而这一切,更是在2018年11月26日又充满变数,据传闻美的的强力介入,导致了库卡的强烈反弹。但在收购之初坊间流传的一篇文章中有说到,美的的收购,在罗伊特(TillReuter)面前,只是一笔生意,而如何让各方面满意的利益最大化,才是这位银行家出身的商人,最为关注的,而在生意之后,在没有资本再和美的周璇,不如体面的离职。而可以说这位生意人也做到了,他的离职,也给美的这次收购画上了完美句号,虽然这对于原先独立自主经营的库卡本身来说,却是一次尤为致命的打击。

2.17.jpg

关于他的离开,无论舆论如何,是把美的置于弱势还是强势一方,在美的全面收拢的紧密战略布局面前,被碾压的仿佛都不值得一提。

2018年11月26日,赚得本满钵满的罗伊特离职后,库卡CFOPeterMohnen被任命为临时CEO。据10月29日公司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报显示,公司该季度订单额为7.501亿欧元,同比下降6.8%,2018年预计全年销售收入33亿欧元,低于公司发布的35亿欧元预期。

说起这位在库卡即将担任满10年却遗憾的CEO,他于2009年加入库卡,在此期间,库卡走出经济危机,成功靠着同时复苏的汽车经济,保持了自动化领域第一的位置,并进一步以多元化方式进入新的市场。他的政治路线走的非常完美,默克尔多次参观背书,库卡团队与德国和世界一起制定了工业4.0、协作机器人与中国的增长战略。

自从2009年10月份金融危机高峰期间,他接手这家高赤字公司的董事会开始,收获四倍的营业额和长年增长的利润,一直到2016年。当这位CEO把德国机器人企业卖给中国的家电制作商美的后,美的以每股115欧元(当时库卡股价每股60欧元,西门子每股90欧元)!共计约45亿欧元的天价,一切就嘎然而止!

11月27日这天,在Augsburg有场冰上曲棍球甲级比赛,罗伊特私人买了1550张门票送给员工,以此作为告别仪式,同时煽情高调退场。2019年3月,德国库卡工业机器人公司公布了2018年的经营业绩:库卡公司全年实现营收32亿欧元(约人民币241亿元),同比下降了6.8%;其中,税后净利润为1660万欧元(约人民币1.25亿元),同比下跌了81.2%。库卡公司方面表示,业绩的下滑,一方面是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公司在2018年的研发投入同比增长了18%,达到了1.52亿欧元(11.45亿元人民币)。

早在2018年的10月,库卡公司宣布下调盈利预期后,大股东美的集团就已经开始表达出不满,直到此时,在收购后的管理上明显乏力的库卡公司CEO罗伊特,又恰逢市场低谷期,感慨一句非战之罪天时使然,也就保持着最后的颜面,顺利离职。随后,在公司的年报会上,为了控制运营成本,宣布公司裁员350人,库卡研发部门的人也因此大规模流失,相当多人去了ABB。

2018年10月,新上任的CEO为库卡原CFOMohnen。Mohnen提出应对业绩下滑的四大关键措施:成本削减、聚焦中国市场、加大研发、优化组织架构。很多分析消息认为,中国企业解决海外并购后员工留任的手段非常单一,同时,中国目前的劳动力市场结构无法提供大量掌握多种语言的管理人员,无法实现真正的资源整合。

但是自从美的收购库卡后,在收购当初为了限制美的做的各项条约,就很大程度上有公司独立运营的成本在内,难以管理这家德国企业,也成了美的高层非常头疼的问题,而借此洗牌,全面将技术和人才再次整合向中国区市场聚集,虽然可能阵痛期很长,但也不乏一个好的选择。而罗伊特的退场,Mohnen这位美的派系新秀的入场,也决定了美的对于库卡中国市场的完全把控。

视线回到中国,这其间,正是王江兵8月刚接手库卡中国市场两个月,管理国内约1500名员工,这个突然在他面前摊开的局面,让他有走向了职业生涯的高峰。王江兵曾任德国科佩股份公司的亚太区总裁,于五年前由罗伊特带入库卡,并被任命为库卡柔性中国总经理,分管库卡系统业务。

欧洲市场的变动,进一步加大了美的在中国市场的投入,但也把库卡集团完全拆分开来,虽然整体都向着中国区从本体到集成,以及新的产品板块进行全面的转移,但是库卡中国区,权利也仿佛很大程度上回归到了美的手中,从收购以来,美的把中国当成了一个口袋,而随着一个个首席执行官的卸任,逐渐收紧。

有趣的是,在2019AWE当时美的也租了一个展馆,其中库卡占了相当的面积。库卡CEO王江兵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美的这次展示了许多新品,包括库卡在家电领域的智能化生产解决方案。他也说过,与传统应用于汽车行业的工业机器人不同,应用于消费电子行业的工业机器人一般体积小,要求灵活性比较高,转换调整适应面比较广,这对库卡来说是新的课题,库卡从汽车集成商的角色,到协作机器人再到一般工业的电子行业,以及一众应用于普通消费市场的机器人,库卡的方向变化令人瞠目结舌。

他曾讲到,库卡以前的研发是“从全球到本地”,现在是“从本地到本地”。在中国研发、生产,将使成本控制、需求理解、交货期都做得更好。如何做研发、生产、供应链的当地化,是其重点工作。很显然可以看到,库卡的资源以及核心技术,逐渐在向着国内进行转移。在此之后,库卡的产品第一时间会向中国本地市场优先供货,而库卡原来在上海的工厂,重点放在库卡技术转让来的传统工业机器人的生产上。

但是他也说,库卡是美的大家族中的一个成员,正在融入过程中。两种不同企业的文化,双方都尽可能找到各自的长处与强项,把它们结合在一起。在市场上竞争,如果要胜出,要么依靠成本,要么依靠差异化,希望库卡在中国找到与众不同的发展模式。“一定要当地市场当地化,我们的研发、采购、生产等都要把握中国庞大市场提供的机遇。”

把一家德国企业完全本土化,我从中看出的是库卡在美的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前的无奈。

中国市场,库卡的路在哪?

无疑中国机器人市场极具潜力,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国家战略的积极推进及下游自动化需求的不断释放,中国工业机器人有望持续快速发展。同时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消费市场。在传统汽车领域,KUKA仍然具备相当大的优势,而近年来国家大力推动的新能源汽车,也是KUKA未来增长的一大推动力。

此外,库卡的第二大方向协作机器人虽然随着德国总部技术部的转移,出现了一定变数,但是其研发实力很大一部分仍然搬迁到了顺德的工厂,而且,借助德国本身的公司优势,许多生产物料还是国际采购,同时其松江二厂的落地,中国本地供应链建立后,库卡一直存在的售后等问题会得到非常良好的解决,同时能够以快速地提供符合本地要求的自动化解决方案。

在一般工业方面,市场前景更是非常广阔,3C产业过去一直属于劳动密集产业,未来对自动化的需求将非常大。KUKA在3C领域除了向市场推广小型机器人外,对3C产业的应用可以看到也会投入大量的资源,2017年在德国和中国,KUKA开发成熟的应用包解决方案就已经有十几种,随着市场的逐渐开拓,更多解决方案的提出,中国劳动力基数仍然很大,但人才缺口也将越来越大,这些都会慢慢被智能制造取代,所以未来中国工业机器人的使用量将是巨大的。

不过,虽然在“中国制造2025”战略布局和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短缺的双重刺激下,我国机器人产业进入高速增长期,但被中国国产市场激发出来的越来越多竞争对手,也在逐渐蚕食着市场,同时通过低价策略,迅速冲击着市场。

虽然,第一梯队目前世界机器人市场仍以ABB、库卡、发那科、安川电机四大家族为代表,不过随着国内外企业的合作加深,以及机器人本体及核心零部件国产化的推进,科创板等策略实现的投资回收期缩短成本降低、人工替代、进口替代的加速,我国国产工业机器人行业也进入了快速发展期。

这时候,能够在机器人的系统集成上面,通过强大的研发团队迅速转化为新的生产力,例如云技术、3D视觉等先进方式的应用,都可能对传统工业机器人的市场空间造成非常强的冲击,而且随着市场信息程度的打开,相关价格和同价对比也越来越成为了B端工厂首先回去考虑的因素,这时候能否独立通过运营,进行更有效地市场转化,都需要考虑公司核心竞争力。

之前有报道,库卡将在8月初公布上半年的财务报告今年一季度,尽管库卡的营收并未增长,但盈利能力已经获得了提高。在王江兵所管理的中国区,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为0.9亿欧元,仍然下降了约9%。但新增订单相较同期增加了一倍多,据称这些订单已在4、5月转化为营业额,因此中国区上半年的营收规模将会比去年同期有很大提高,公司的表现也会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王江兵将其归结于调整目标客户、重新梳理价格政策、缩短交货期和引进新产品等主动变化的结果。

但库卡根本的问题不在于此。虽然看似在中国区把德国的先进研发和运营团队带进来,并且新增工厂全面提升了产能和售后能力,但是这些舶来品能否服中国水土,仍然有待时间检验。并且,非常关键的是,随着美的在中国区对于库卡几轮洗牌和重整,在库卡的公司管理层面,能否通过独立的运营策划,在消费者后市场完全打开并形成活力,都需要有一位更加具有凝聚力而且独立稳定的领导者去深度思考和决策。

而不是成为美的旗下的生产公司之后,就失去了独立运营的空间,成为美的产品附庸,产品线也因为东家的需要就不断调整,这样无独立产品逻辑的公司永远无法再现四大家族的强大企业竞争力,而在越来越激烈的市场浪潮中,能否继续保持创新竞争力,也让人存疑。

不过好在,王江兵在此前,再次确定了库卡需要坚持的方向,在系统集成业务和协作机器人方面集中发力并赋能,或许这在新一任的首席执行官王辉登台后,能再次焕发荣光。

服务热线